梓苓

【执离】红尘

楔子

恻恻轻寒翦翦风,小梅飘雪杏花红。

“阿离,早些回来,莫在人间停留太久。”

“知道了,放心吧,长老。”

我叫慕容离,是青丘的小王子,今日是我三百岁生辰,在狐族,这便算是成年了,也就是你们凡人所说的弱冠之年。

我有一个哥哥,是他叫慕容秀,家里人都唤他作秀郎。

在我两百岁那年,哥哥出去了一段时日,回来时变成了一只没毛的狐狸。为此,我还嘲笑了他许久。

哦,对了,哥哥还带回了两个凡人,哥哥唤书生模样的那人叫子固,唤那女子叫阿绣。听长老说,阿绣是哥哥前世的妹妹,哥哥自觉亏欠了她,正逢乱世,便把她带回青丘避一避灾祸。

子固哥哥与阿绣在我们青丘住了三年有余,忽然有一天便要走了,走得似乎还颇为着急。其实我是挺舍不得子固哥哥的,他在这三年里常常会教我那些凡人读的四书五经,治国大略,讲讲他在人间所遇见听到的趣事,狐狸洞里日长无聊,听听这些也是有趣的。

自从子固哥哥走后,哥哥常常一人于亭中饮酒。只是我不懂,明明是一个人独斟,却为何要在桌上放两只酒杯,好似在等什么人。

有一日哥哥又在亭中喝酒,我问哥哥他到底在等谁,哥哥说,他等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来了。我很奇怪,既然永远都不会来了,那还要等着做什么?

哥哥笑了,笑意却未达眼底,他抚着我的头说道:“小阿离,待你去经历过红尘,你便知道我为何要等了。”

当时的我似懂非懂,便央了长老在我三百岁生辰那天准我出山去人间历练,经历了一番事,倒也能够理解哥哥痴痴地等那位等不到的故人时的心情了。

评论

热度(27)